绫.苏打味花茶.乃

咕咕咕……

【置顶】自我介绍

初次见面~ 我是绫乃

我的圈名是绫乃,经常用的笔名是绫年

其实关于我没什么好说的???

但自我介绍还是来个规划吧

以下是观看路线

↓↓↓

1.我的性格

2.主混的圈子

3.主混cp

4.雷点(必看内容)

5.人设

— — — — — —

1.我的性格,emmm,外冷内热,和生人也会说话,但会有距离感

如果比较熟了,我看起来可能就特别沙雕💦,我不怎么会生气的

当然我生起气来肯定很可怕,而且我生气的前兆是特别的毒舌(毒舌到人身攻击那种)

我平常可能也会毒舌,但都是站在对方也知道是开玩笑的基础上

我个人认为自己比较理性?

开心或者兴奋的时候会用 ~ ←符号,生气的话会用句号

关于我的性格,剩下就没什么啦

— — — —

2.主混的圈子(内含非主混)

*非主混不代表不混,只是仅次于主混

bilibili~,小破站一定要第一个提

画世界,虽然我是个菜鸡

bcy+LOFTER

up主:阴阳怪气男团全员

游戏:第五人格 ,永远的七日之都 ,食物语

小说:悬疑 推理 ,非玛丽苏现代言情小说

(非主混)乙女向文,all向,bl向

漫画:沙雕向的???

动漫:杀戮的天使, 弹丸论破(超爱这个)

(非主混)约会大作战, 学园孤岛 ,日 在 校 园

[咳咳,最后一个大家都懂的]

idol/演员/歌手:绫某表示自己是混日圈的

山崎贤人,菅田将晖,米津玄师,道枝骏佑

(非主混)桥本环奈,堀江由衣,石原里美,齐藤飞鸟

— — — —

主混的cp

なにわ男子全员,我感觉都能组?

道长恭 这三个我觉得挺好的✓

—————

第五人格的话……

理智的园医,理智的空佣

理智的裘医,理智的遗照组

我是医吹+香吹+蝶吹

雷哪组cp,之后会说

—————

永远的七日之都……

安×安托涅瓦

晏华×安托涅瓦

伊萨克×指挥使

我是伊萨克吹+赛斯吹

— — — — 

4.雷点

抖音 ,快手 ,我的英雄学院(堀越耕平给爷爬)不对,现在应该叫它的731学院

巨雷在少年热血漫里面刷cp向,饭圈向

底线:我的关注全是底线

雷:公主病,黑化,某cp或某idol的ncf

特别讨厌那种做作的人嗯

超级无敌爆炸雷:求 佛 系,求 杰 克 抱 抱

赛后骂人

*出大门给我吃猴头或者开枪的(给爷爬)

*ky怪请原 地 爆 炸

*无脑腐女(我指那种说:同性才是真爱,异性没有真爱的)也请跟随ky怪的脚步原 地 爆 炸

cp向

*以下全部针对ncf

杰园,杰佣,all杰,杰裘,遗照

虽然我不混凹凸世界,但那种无脑ncf麻烦退圈谢谢,现在我刷个动漫混剪,凹凸的人物出来,满屏的——××妈妈爱你!!!××快和××结婚!!!(因为我不知道名字,就用符号代替了🌝💦)

我想补凹凸世界来着,可惜ky太多了,加上画风我不喜欢,导致我对这个番的印象特别差

— — — —

人设

深蓝色长卷发+蓝色眼瞳

偏棕色的披风+裙子,里面是白色毛衣

白色长筒袜+学生鞋

头发上有个十字发卡

以下是人设图


感谢能看到这里的各位,今后也请多多指教

(道枝骏佑×你)愿世界为你献上花束

*结局一是微糖,结局二是微刀,所以并没有准确的结局,各位随意选择就好(别信我的话谢谢,其实一个是巨刀,一个是微糖)

*信徒×杀手

*以 第二人称"你" 为视角

你的名字是 神奈川 凉

*ooc警告,幼儿园文笔,乙女向,勿ky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"神父,请听我告解。"你听见一个栗色发的少年双手合十,喃喃自语道

阳光透过彩棱镜,折射出彩色的光,铺洒在他精致的眉眼间,浅金色的光落在他的发丝上,显得少年柔和又美好

这一刻,如同女士们喜爱的百利甜,想永远沉浸于甜蜜之中——这是无人可替代的

教堂的钟声响起,12点了,距离任务结束还有12小时

你是个杀手,而你要杀掉的对象就是身前的这个少年——道枝骏佑

"12点了,你们也去休息吧。"神父温柔的向我们笑了笑,踱步离开了

"啊,已经12点了。"少年站起身

现在教堂里,除了你们没有任何人,你完全可以立刻动手

你的手指摩挲着袖子中的匕首,想抽出刀

"凉,一起去吃午饭吧?"他转过身,笑着问

你迟疑一会,把抽出一半的匕首又放回去:"走吧。"

—————

下午2时

春日的午后总是显得悠闲

你和道枝坐在长椅上,他把面包撕成小块,扔向广场中央的鸽子群

几瓣樱花花瓣落在长椅上,还有一瓣,不偏不倚的落在你手心中

他看向你的手心:"这瓣樱花瓣可不是普通的花瓣哦。"

少年悠闲的靠在了长椅上,眼中的光跳动着:"这可是世界为小凉献上的花束啊。"

你轻笑一声:"我又没做什么特别好的事,世界怎么会为我献花?"

他有些苦恼的揉了揉头发:"嗯……总之,这就是世界送给你的礼物嘛。"

你握紧那片花瓣,袖中匕首的冰冷触感告诉你——时间所剩不多了。

—————

午夜12时

"神奈川,你在想些什么?"你跪在地上,身上伤痕累累,一个黑发男人站在你面前

他的语气明明那么平淡,却让人不寒而栗

空气陷入宁静,只能听到风掠过树叶的声音,几瓣樱花瓣顺着窗户的铁栅栏飞进来,落在有月光照耀着的地方

黑发男人用鞋子碾了碾其中一片花瓣:"世界为你献上的花束?"

"你从来不值得让世界为你献上花束,毕竟……你只是个杀人机器。"他用着嘲讽的语气在你耳边轻声说着

你的瞳孔一收缩,自嘲的笑笑,那阵风吹乱了你的发丝,那男人碾碎了花瓣,你最后的一丝名为"正常"的思想,也随着四散了

你拍拍身上的灰尘,摇摇晃晃的站起身:"先生,再给我一次机会。"

"今日,我一定会亲手杀了他,否则,我任凭您处置。"

—————

少年看见你走进教堂,连忙站正身,笑了笑:"小凉,早上好~"

你点点头:"早上好。"

道枝认真的看着你,眼中带着疑惑:"凉,你今天…心情不好吗?还是身体不舒服?"

"我当然没事,就是早上有些不清醒而已。"你下意识后退一步

"是吗…"他似乎发觉了你的不对劲,但还是没多问什么

"嗯……那我们出去逛逛?"道枝似乎是鼓足勇气,小心翼翼的问你

教堂中没有人,但在这里杀了他还是不行……也许和他出去,是个下手的好机会

"好啊,走吧?"

清晨的阳光透过彩棱镜,折射的光芒仍是形同昨日的彩色光辉,但却带着清冷的意味

—————

"呐,小凉,你知道吗,昨天我回去之后,一些孩子给了我很多糖哦……如果你想要的话我可以分你一些。"

"听说,兰小姐的玫瑰花枯萎了,今天我想再给她买几支~"

"今天好像会有很多来参拜的人哦,我也许又能认识很多朋友了!"

一路上,少年滔滔不绝的讲着自己的事,你只是默默的听着,没有说任何话

少年看着面前的死路:"啊,怎么走到小巷了?向刚刚来这里的路走吧~"

你们向出口走着,你看见小巷的红砖墙上贴着一张报纸

是2月份的新闻——冬日密室杀人案

这张纸的边角都破损了,中央还沾着一些污渍,还有雨水冲刷过的痕迹

这个案子,正是你犯下的。

你收回目光,跟上道枝的脚步,他却突然停下:"凉,你今天一句话都不愿和我说吗?"

" …抱歉,道枝,我……"你看着少年的眼神,开始有些慌乱

想起了昨晚的话,心中突然感到落空,你的嘴角勾起,抽出了袖中的匕首,狠下心来,终究说出了那句话:"我,其实要杀了你。"

道枝没说什么,露出了和往日一样温柔的笑容,少年逆光站着,颈间的十字架项链,边缘处还染一抹光芒,略显清冷的光轻轻映在他的眼中,映出一片星辰

他的双瞳像是人们极力赞赏的得其利,映着一片淡蓝色,味道泛着甘冽却带着甜腻气息

"这件事,其实我早就知道了。"

你的手中紧握着匕首,手有些发抖,眼泪不禁顺着面颊滑了下来:"那,你为什么不跑?"

他走到你面前,低下头擦掉你的眼泪:"为什么要跑啊?虽然是我的猜测,不过……如果你没杀掉我,你也会被杀掉的吧?"

道枝握住你拿着匕首的手,轻轻抬起

"还记得我昨天对你说的吗?落在手中,便是世界献上的礼物。"

"所以,小凉便是世界献上的礼物哦。"

刀尖抵在他的胸口上

你想甩开他的手,眼泪又流了出来:"道枝……道枝骏佑,你给我放手!"

他无奈的笑着,给你擦着眼泪:"没关系的,别哭了。"

刀尖刺穿他的胸口

我落入一个无比温暖的怀抱

—————

结局二

你猛的睁开眼

"原来,都是梦啊,我就说嘛,我一个学生狗,怎么会变成杀手~"

嗅到阵阵花香,你向床边的桌子上看去

只见到一个花束,桌面上还落着两瓣不属于这里的樱花瓣

旁边有一张白色纸片,上面写着

"世界があなたのために花束を捧げ、花びらがあなたの心に焼き付けられますように。"

『愿世界为你献上花束』

『让花瓣烙印在你心中』

——————

*第一次在LOFTER试发道枝骏佑的乙女文

*私设多,有私货,首尾句取自bcy的测一测

*有一两句参考了一些太太的写作手法,如果觉得我是抄袭,我可以删

感谢看到这里的各位~

赤花症×花吐症(bl向)

*以下两位是自拟人物,不是同人作,如果有喜欢这对的,我可以继续产粮?

*错字警告,刀子警告

*幼儿园文笔

*旧文,在bcy发表过

———分割线———

“你…就这样离开?”那人皱着眉,走到他面前,扼住他的手腕,另一只手紧紧攥住他的衣领

“对,没错。”黑发少年拍开他的手,若无其事的甩了甩,重新拖起行李箱。

"祈辞,你还真是有够让人厌恶。"随后,黑发少年笑着对面前的男生说,那是一位栗色发的男生,比他稍矮些,带着口罩。

"……呵,是啊,彻析,我不是一直这样令人厌恶吗,你走吧。"祈辞沉默了一会,冷笑道

"砰——"那人摔门走了

"咳咳……咳…"祈辞再也忍不住,摘下口罩,顺着墙滑到地上,剧烈的咳嗽着

咳出几滴鲜血,以及许多鲜艳的花朵和花瓣。

"哈……哈…"他抓乱头发,大口大口的呼吸着空气,硬生生的咳嗽出了眼泪——"彻析,请你…喜欢我啊……"

———

摔门离去的黑发少年,跑到那个寂静的废弃公园内,靠在树干上。

"呃……"他捂住左眼,但鲜血依旧从指缝间汩汩流出,随后,一朵带着藤蔓的玫瑰生长出来,上面还沾染着他的鲜血,可那花却美的让人移不开眼睛,属实有些讽刺。

"呵……"轻笑一声,垂下头——"祈辞,请怨恨我。"

不知为何,只要他想到这个在他心中占据重要地位的少年,那花便会开的更鲜艳,自然更加疼痛。

——

花吐症和赤花症。

他们两个不知为何,染上了这个奇怪的病。

之前有两个女生,也染上了这两种病,那个蓝发女孩染上了花吐症,那个白发女孩染上了赤花症。

她们已经死掉了。

"或许,得了这种怪病的只有我一人吧。"彻析回家后,看着镜子中的自己,嘲讽着自己。

"也许,只能让你怨恨我了。"

他这样想着,那朵玫瑰再次刺穿他的眼睛,重新长了出来。

"你还是没有怨恨我吗?为什么呢?"他这样想着,晕倒在了洗手间的地面上。

而另一位少年,躺在那张双人床上,身体蜷缩起来,身体有些发抖,口中不断咳出花瓣。

彻析睁开眼——“我是是什么时候躺在床上的……”

“彻析…你没事吧,看你躺在卫生间里,地板上还全是血。”祈辞依旧带着口罩,时不时咳嗽几声

“出去。”彻析把他赶了出去,想关上门时,祈辞直接用手抵住门,单被门狠狠的夹了一下,白皙的手上立刻泛起了红印

“你就那么讨厌我吗?”

“是的,所以快滚。”

“彻析!我……”

其实他今天来这里,就是为了告诉彻析,他得了花吐症这件事

可是,话还未完,彻析便直接关上了门

亚麻色发的少年靠在门外,看着手上的红印,不断深思,看着看着,几滴泪掉在了手上。

黑发的少年站在门内,左眼那朵越发鲜艳的花告诉他,他已经活不长了。

他们只有一道门的距离,但不同的是,这时,栗色发少年放弃了活下去的想法,他只想在这病夺走他生命前,继续画画

而黑发少年,依旧想着办法,让栗色发少年恨他

——

这天,他想出来了,如果伤害他一番,祈辞便会讨厌他了吧

彻析还有一把备用钥匙,他走进那个熟悉的楼道,打开那扇门

只听见画笔和纸摩擦的声音,以及未曾断过的咳嗽声

彻析显然有些慌了——“他得病了吗,怎么咳嗽的这么严重!”

他打开那扇门,只看到一副画,依旧是那个栗色发少年,但房间中有许多的花瓣或者成朵的花

“彻析?!”祈辞每说一句话,就会咳出几朵花瓣,他想戴上口罩,手腕却被一把抓住

“……笨蛋,这种事,早点说不就好了吗?”

析辞还没反应过来时,却被面前的人吻了

“彻析……你…”说话再也不会出现花瓣,他还没反应过来时,面前的黑发少年倒下了

左眼开始长出一朵妖艳的红玫瑰

彻析只是笑着,轻抚着祈辞的头发——“对不起,不能陪着你了。”

最终,并没有什么神明来救他一命,黑发少年还是闭上了眼

祈辞拔下那朵玫瑰,拿起一旁的美工刀,刺向了自己,倒下时,他紧紧牵着彻析的手,另一只手,握着那朵玫瑰

“呐,我死了,一定不会有遗憾的。”

“因为你爱了我一生,我在生命结束前的最后一刻,也是被爱着的。”

栗色发少年也闭上了双眼。

——

几日后

“诶,为什么……我说话会吐出鲜花啊!”镜子前的少女惊讶道

——

end。